第【012】章:飞驶的摩托

老者快步走过马路,上了慢车道。这时一辆摩托车呼啸着,从快车道拐上慢车道,撞向老者。

牛二惊骇地大叫了一声:“有车!”

老者敏捷地一闪身,避开摩托的正面撞击,不过,摩托车的把手还是擦了老者一下。

摩托车手见闯祸了,加快车速逃逸,没一会儿就不见了影儿。

老者的胳膊被划破了一条伤口,鲜血喷了出来。

牛二急忙跑过去,说:“老大爷,走,我带您到医院去。”

牛二脱下小背心,帮老者捂住伤口。

牛二搀着老者去了不远处的小诊所,护士立即给老者包扎了伤口。

牛二掏出口袋里仅有的一百多元钱,付了医药费。

老者感激地说:“小伙子,谢谢您了,我身上没带钱,你给我留个名子、地址,等我回家了给你寄来。”

牛二问:“老大爷,您家在哪儿?我送您回家去。”

老者笑了笑,说:“我家在青松岭的山上,离这儿远着呢。”

牛二吃了一惊,听护士说,老者还得连续换三天药。

老者回到山上,哪儿有地方换药呀。

“老大爷,您就住在我这儿吧,等换了三天药再回青松岭,不然,伤口会感染的。”牛二劝阻道。

老者不好意思地说:“小伙子,我已经给你找了不少麻烦,再打搅你,我也过意不去呀。”

牛二说:“老大爷,您别跟我讲客气了,治伤要紧呀。我就在对面的《一品香》茶馆打工,就住在茶馆里。”

“你那儿方便吗?”老者问。

“方便。您住我这儿,过一条马路就能换药了。”

老大爷想了想,叹了一口气,说:“小伙子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牛二搀扶着老大爷回到《一品香》茶馆。

一进大门,老板娘就拦住牛二,问:“他是谁?”

牛二脑袋瓜子一转,撒谎道:“老板娘,他是我大伯,进城来看病,在我这儿住两天就回家。”

老板娘皱着眉头说:“牛二,你刚进城,乡下亲戚就跑来了,还真是事多。”

牛二低下头,唯唯诺诺地说:“老板娘,对不起,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此时,牛二可不敢惹老板娘不高兴,否则,老大爷就住不进来了。

“他在茶馆吃饭的伙食费,由你来付。”老板娘说。

牛二点头哈腰地说:“好的,谢谢老板娘。”

牛二把老大爷搀扶到自己的房间里。

老大爷说:“孩子,让你憋屈了。”

牛二丧气地说:“老大爷,我虽然昨天才进城,但经历的事儿比乡下十年都多,我看透了,乡下人在城里就是一条狗。”

老大爷摸着牛二的头,安慰道:“孩子,千万别小瞧自己呀,你越是小瞧自己,城里人就越把你不当人。记住:尊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。”

老大爷的话让牛二耳目一新,尤其是“尊严掌握在自己的手里”这句话,震动了牛二的心灵。

牛二疑惑地问:“大爷,我说也说不过人,打也打不过人,到哪儿去掌握尊严呢?”

老大爷嘻嘻一笑,问:“孩子,难道你比别人少长了一张嘴吗?难道你比别人少长了一只手吗?”

牛二不好意思地摇摇头。

老大爷语重心长地说:“咱们乡下人不要有自卑感,要奋发图强呀!”

牛二问:“大爷,您会武功吧?”

老大爷捋着胡须说:“勉强会一点点吧。”

牛二欣喜地央求道:“大爷,你教教我吧。”

老大爷欣然同意道:“孩子,如果你想学,就到青松岭上的古庙来找我,本来我已封门不收徒弟了,但对你破个例吧。”

“大爷,太好啦,我干两年,把欠的债还清了,就上青松岭拜您为师学武功。”牛二欢喜雀跃地说。

牛二怕老大爷反悔,赶紧跪下,给老大爷磕了三个头。他仰起脸喊道:“师傅!”

老大爷呵呵一笑,扶起牛二,说:“徒儿呀,你现在学武功已经晚了,不过,只要用力学,也能让武功达到一定水平。”

牛二想:我早就想学武功了,正愁找不到师傅呢,没想到帮助了一个老大爷,倒成了自己的师傅。

难怪古话说:“助人如助已”。

“傻子,你给老子滚出来!”门外有人咆哮道。

牛二一听声音就知道,又是王麻子来找他的麻烦了。

牛二现在有“恐麻症”了,一听到王麻子的声音就哆嗦起来。

“孩子,有麻烦了?”老大爷一眼就看出牛二的表情变化,他关切地问。

“有一个男人从昨晚就开始找我的麻烦。”牛二说。

老大爷站了起来,拍拍牛二的肩膀,说:“徒儿,有师傅在,别怕。”

老大爷陪着牛二出了门。

王麻子正叉着腰站在院子里,他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傻子,昨晚那些套套都被戳了洞,是你干的吧?”

牛二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解释过了,不是我干的。”

“不是你干的,那是谁干的?以前你没来时,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,你一来,就出岔子了,肯定与你有关。”王麻子一口咬定是牛二把套套上戳了洞洞。

“我…我为何要给套套戳洞呢?”牛二问。

“你装傻,哼!你是想让我不幸感染上艾滋病、性病,对吧?你还想让我把那些女人的肚子搞大,让我下不了台。”王麻子怒气冲冲地说。

“你…你是血口喷人嘛。”牛二有师傅给他保驾,底气硬多了。

“娘的,你嘴巴挺硬呀,看样子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
王麻子说完,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。

王麻子的拳头挥到牛二头顶时,被老大爷一把抓住了,就势一拽,王麻子象跳水似的,一个俯冲,摔了一个狗啃屎。

王麻子这一下子摔得不轻,半天没爬起来。过了好一阵子,他才缓过气来,一边爬,一边骂道:“哪儿来的糟老头子,敢跟老子较劲,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王麻子还没爬起来,又被老大爷一个勾腿,再次摔倒在地。

这次,王麻子的鼻子撞到地上,流出了鲜红的血。

“妈呀,我的鼻子!”王麻子捂着鼻子呻吟着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