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025】章:不该摸姑娘

警察把姑娘喊过来,说:“你过来,让牛二同志给你赔礼。”

牛二狠狠瞪了姑娘一眼,说:“我不该揪你的脸,给你赔礼了。”

姑娘故意摸着右脸说:“我的脸被你揪得现在还疼呢。”

牛二大呼冤枉,叫道:“我记得清清楚楚是揪你的左脸,你右脸疼,与我不相干嘛。”

“对,我摸错了,是左脸疼。”姑娘赶紧把手换到了左脸上。

警察望着姑娘笑了笑,说:“好了,既然牛二同志已经承认错误了,你就原谅他吧。”

突然,一个中年男子风风火火闯了进来。

“小枫,你没事吧?”

“爸,我没事,您看,哪儿都好好的,一个零件也没缺。”姑娘潇洒地转了个身。

“是他救了你?”中年男子瞅着牛二问。

“也谈不上救,就是碰上了,就一起逃命呗。”小枫横了牛二一眼,不屑地说。

小枫的话,把牛二气得七窍生烟,明明是他救了这个小枫姑娘,她却不承认了。说得这么轻巧,什么碰上了,一起逃命。听她的口气,好象是她救了牛二。

“我没救你,是你救了我,多谢你了。”牛二气呼呼地对小枫说。

中年男子笑了笑,他朝牛二伸出手,说:“小兄弟,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不谢。”牛二伸出手和中年男子象征性地握了一下。

牛二和中年男人握手时,一眼就瞅见这个男人脸上的刀疤。

牛二楞住了,他发现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四年前在《一品香》曾经帮助自己的“刀疤男”。

不过,“刀疤男”并没认出自己。

也许,“刀疤男”压根就不会关注一个乡下小伙子;也许,四年来牛二改变了模样,变得成熟了。

“我请你到家里去坐坐。”中年男子邀请道。

“爸,人家是大忙人,还有事呢,哪儿有时间到咱家坐坐呀。”小枫摆明了不欢迎牛二到她家做客。

牛二是个倔脾气,心想: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一获救,就翻脸不认人了。你越是不欢迎我到家里做客,我就偏要去。

“叔叔,我没事,很高兴接受您的邀请。”牛二说。

“好!我就喜欢直爽人。咱俩互相认识一下,我叫吴天雷,是小枫的父亲,你就喊我吴叔吧。”吴天雷显得很高兴。

“我叫牛二。”

“好名子,不错,我们炒股票的,最喜欢牛。”吴天雷兴奋地说。

“爸,您……”小枫对父亲邀请牛二,一肚子不满意,但是,她也找不出阻拦的理由,只好撅着嘴,跟在父亲、牛二的后面,上了宝马轿车。

吴天雷一出现,牛二就知道小枫大骗特骗了他。什么“牺牲我一个,救了一家人”,什么“患了艾滋病,只能活两年了”,这一切统统是谎言。

因为,吴天雷很有派头,一看就知道是个大老板。而且,这辆宝马轿车,至少值二百万。

牛二有点恼火,觉得被一个女娃儿耍得太惨了。

一到小枫的家,牛二又吃了一惊。

小枫的家是一栋二层别墅,进门就是一个几百平方米的花园。花园里有假山,有喷水池。

这完全就是个大土豪的住宅嘛,怪不得小枫一口一个“本娘子”,原来,她真是一个千金小姐呀。

趁着吴天雷到车库停车的机会,牛二恨恨地对小枫说:“你说叫小毛,怎么又变成小枫了?你说帮家里买了房子,原来是买了别墅呀。你患艾滋病只能活两年,看来,只是一场苦肉计呀……”

“谁让你是土老帽,这么好骗?要怪,就应该怪你自己太傻了。哼!我不骗你,早被你糟蹋了,本娘子的手段高超吧?”小枫得意地说。

“算你狠!算你厉害!算你会耍人!”牛二的鼻子都气歪了,他长这么大,还没碰到过骗子呢。这次一下山,碰到的第一个人就骗了自己,真是太晦气了。

“打住!”小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。

“要说我骗你,也是被迫的,谁让你对我非礼,假若本娘子不说谎,你早就打我的主意了,对吧?”

“小枫,我,我不是坏人,只是喜欢开点小玩笑。”牛二气急败坏地辩解道。

“你不是坏人,干嘛跳到人家货车上?是想偷东西吧?难道你敢说:是来救我的?”小枫振振有词地质问道。

“我跳到货车上,只是想搭个便车。我承认,一上车就拿了一瓶饮料喝,不过,我觉得那只是枝节问题,不值得一提。”牛二急得脸红脖子粗。

“我那么大一个人装在口袋里,一看就应该知道是个人嘛,你干嘛要在我臀部摸来摸去的?”小枫一想起这回事,就特别来气。

“我发誓: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是个人,我以为是一头猪。”

“你才是猪呢。”小枫气呼呼地说。

“我没说你是猪,你别误会了。唉,算我倒霉,当初,要不摸那几下,什么事也没有。货车把我捎了一段路,我到时候跳下车就完事了。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好奇心那么强。”牛二连连叹气摇头,一副后悔莫及的样子。

“我跟你说:虽然我爸邀请你来玩,但你最好自觉点。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了,你最好喝一杯茶就走人,别赖在我们家里。”小枫警告道。

“小枫,来你家做客,是你爸邀请的我,也就是说:我是你爸的客人。所以,你最好别从中插杠子。我也告诉你:我这个人是一头倔牛,你越是不让我干的事,我非要干。我明说了吧,如果你爸挽留我过夜,我会非常乐意接受。”牛二沉下脸说。

“牛二,你有牛脾气,本娘子有虎脾气。我警告你:虎是能够把牛吃了,你当心点哟。”

小枫心想:你想跟我对着干,好,那咱俩是骑驴看唱本──走着瞧吧。

牛二望着小枫,心想:早知道这个死丫头这么坏,今天就不该救她。转念又一想:就是再坏的人也得救呀,师傅一直教导他:做人要心存善念,以善待人。

吴天雷把车子停好,走过来说:“小枫,你怎么没让牛二进屋呀,站在外面干嘛,有话到屋里慢慢谈嘛。”

牛二一跨进吴家,就被家里豪华的装修震撼了,这哪儿是住宅呀,简直就是皇宫嘛。

望着牛二惊讶的模样,小枫嘀咕了一句:“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看啥,啥稀罕。”

牛二假装没听到,他想:唉,只怪自己在口袋上摸了几下,那几下摸到了小枫的臀部上,不然,哪儿会积下这么大的仇呀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