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032】章:又遇王麻子

“小伙子,我告诉你:二十多年前炒股的人,经历了两个熊市,剩不下几个了。你要找的那个人呀,说不定早就远离股市了。”老太叹息着说。

“是啊,一次熊市,消灭一批股民,跳楼的、离婚的、众叛亲离的,五花八门的闹剧都在股市里上演啊。”戴眼镜的老头摇着头说。

“净说些晦气话,我看,股市也造就了不少土豪,楼上大户室的王麻子,六年前跟我一样,站在大厅里看行情。但人家运气好,买了一支翻五番的股票,一下子就窜到楼上去了。要论起智商,王麻子只抵我一个小脚指头。”白胡子老头发起了牢骚。

“你说那个王麻子呀,我知道这个人。听说这个人色得很,见了漂亮女人就迈不动腿。上一波牛市他赚了不少钱,在外面乱搞女人。你别说,有些女人就是下贱,见王麻子有钱,裤子脱得欢呢。”戴眼镜的老头儿说。

“这个人脸上光溜溜的,咋喊他王麻子呀?”老太不解地问。

“喊他王麻子,不是因为他脸上有麻子,而是说他勾引女人点子多。有一个三十岁的女人,男人公亡,领了二十万抚恤金。王麻子跑到小寡妇家,许给人家每年十个点的高利息,把人家抚恤金搞到了手。那时,正值牛市,他拿着这笔钱炒股,翻了两番,赚了四十万。还钱时,他假惺惺地多给了小寡妇两万元,趁小寡妇感激涕零时,把人家按倒在床上,听说这个小寡妇羞愧万分,差点上了吊。”白胡子老头说。

“人家的隐私你咋知道的?”老太问。

“嘿,还不是王麻子自己吹嘘出来的。还有一个卖早点的三十来岁女人,老公瘫痪在床,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做小吃。王麻子常光顾她那个小摊子,偶尔塞给女人一、二百元钱。没多长时间,这个女人就被王麻子睡了。王麻子吹嘘说:睡这个女人一共才花了千把元钱。”白胡子老头儿说。

“这个王麻子真有手段,不愧麻子这个绰号。”老太笑着说:“您两位炒股没赚到什么钱,要是也象王麻子那样大赚了一笔,说不定也跟王麻子成了一丘之貉。”老太横了两个老头儿一眼。

“我们是什么人,他王麻子是什么人?哼!他还在大厅里炒股时,就老是往女人堆里挤,拿胳膊蹭女人的胸部。那个梳长辫子的小王就被他蹭过两次,第二次王麻子蹭小王的胸部时,还被小王狠狠扇了一嘴巴呢。”白胡子老头气呼呼地说。

戴眼镜的老头儿想了想说:“有一次,收市后,我和王麻子一起坐公交车回家,在车上,他摸人家女人的屁股,被人家训斥了一顿。当时,他恬不知耻地狡辩:我是无意中碰到的。还奚落人家:不想被男人碰就坐出租车去。”

白胡子老头撇撇嘴,说:“这种人就是坏胚子,有钱没钱都不是好东西,不过,有了钱,使坏更有资本了,使了坏,也能拿钱来摆平了。”

“你别说,这个王麻子炒股有点本事,听说,上次牛市他六千点精准逃顶。”戴眼镜的老头忌妒地说。

“精准逃顶?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有本事,知道的就不会这么认为了。我告诉你:股市六千点时,他胆结石犯了,要去做手术,临住院时,就把股票清空了。妈的,算他运气好,病得真是时候。”白胡子老头儿愤愤地说。

戴眼镜的老头儿若有所思地说:“你说怪不怪,象咱们这样的好人,老天不太关照,倒关照起这种坏蛋。可见,老天不长眼呀。”

“嘿嘿,不是有一句诗: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苍桑。老天啊,他睡醒了,就睁着眼关照好人,可是,他睡着了,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老太打趣地说:“咱们呀,还是立足于自己关照自己吧。”

牛二听几位老者议论王麻子,心想:这个王麻子是不是四年前碰到的王麻子呢?

又一想:哪儿能这么巧呢,在这个世界上,叫“王麻子”的人恐怕有数千、数万。

牛二回忆着:四年前遇到的那个王麻子,缺不缺门牙呀?

想了一会儿,也没想出个结果来。

牛二开了口:“请问:这个王麻子是个老股民吗?”

“嗯,他是中国第一批股民,炒了二十几年股票了。”白胡子老头回答。

“对了,王麻子好象缺个门牙吧?”戴眼镜的老头象发现了新大陆,兴奋地说。

“是啊,是缺个门牙,镶了好几次,但不长时间就掉了。”白胡子老头说。

“请问这个王麻子身高多少?”牛二赶忙问。

“身高?”白胡子老头想了想,回答道:“大约一米七五左右吧。”

“得,全对上了,小伙子,你不是说要找身高一米七五,缺一颗门牙的人吗。这个王麻子恐怕就是你要找的人。”老太说。

“小伙子,你找王麻子,莫非是有人让你修理王麻子?”白胡子老头狐疑地问。

“这家伙早就该修理了,不然,会祸害不少女人。”戴眼镜的老头说。

“小伙子,你找王麻子干嘛?”老太好奇地问。

“我听说这个营业部里,有位身高一米七五,缺一颗门牙的人,特别会炒股,所以,我想拜他为师学习炒股。”牛二撒了个谎,他才不愿意打草惊蛇呢。

“得,小伙子,我奉劝你打消这个念头。王麻子呀,就是凭运气好,赚了第一桶金,他呀,迟早会败在股市里,不信,走着瞧。”白胡子老头说。

“是啊,你跟他学炒股,绝对找错了门。这个人除了会睡女人,就一无是处了。”戴眼镜的老头不屑地说。

“那就算了,我不找他了。”牛二赶紧说。

“小伙子,你年纪还轻,干点正经事,最好别炒股。”老太语重心长地说。

“难道炒股是不务正业?”牛二好奇地问。

“说不务正业,恐怕话重了一点。不过,中国的股市投机气氛太浓,说句难听的话:就是一个大赌场。”老太坦率地说。

“啊!”牛二听了一惊。虽然他不懂股市,但股市在中国已经有二十多年的历史,不少人都炒股。现在听老太一说,一下子对股市没了好印象。

牛二从小就听母亲常念叨:“做人不能吸毒,不能赌博,不能玩女人,这三条是大忌。”

牛二疑惑地想:父亲炒股,母亲是知道的,但母亲为何没让自己远离股市呢?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