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042】章:吓唬小混混

黑痣男正想动手,突然,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
黑痣男掏出手机一看,是王麻子打来了。

“喂,我警告你:千万不能动手,否则,我一分钱也不会付。”王麻子就在证券营业部的二楼,他从窗口能清楚地看到下面的情形,甚至听得清他们的对话。

黑痣男往远处踱了几步,为难地说:“这小子不吃软的,不让他尝点苦头,很难让他就范呀。”

“不管怎么说,只能来软的。”王麻子强调道。

“一味来软的,搞不定这小子,我岂不是白跑了一趟。”黑痣男不甘心地说。

“如果来软的搞不定这小子,我付你一半的报酬,不会让你白跑一趟。”王麻子表了态。

黑痣男一听,心里踏实了,拿一半酬劳也有五千元,够本了。

黑痣男挂了电话,走回牛二身边。他阴沉着脸说:“哥儿们,俗话说:人要识相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现在,我们三个人已经盯上你了,借不到钱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。所以,你还是痛痛快快地把钱掏出来吧。”

“我没说不借呀。”牛二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“那么,你同意借了?”黑痣男兴奋地问。

“我可以借钱给你们,但是,必须要写借条。”牛二坚持道。

“喂,伙计,你这不是刁难我们吗?我们三个人都没读几天书,不会写借条呀。”黑痣男说的是实话。坦率地说,他连借条是啥样都没见过。

“你们不会写,我可以教你们写嘛。”牛二淡淡地说。

黑痣男心想:这小子太迂腐了,象个书呆子。不过,瞧他这一副模样,也不象读书人嘛。

黑痣男问那两个小伙子:“你们身上有没有纸?”

一个小伙子出主意道:“就拿烟盒子写嘛。”

黑痣男点点头,他掏出香烟,把里面剩下的几支烟拿出来,拆开烟盒子。问:“谁有笔?”

两个小伙子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。

黑痣男见证券营业部附近有个报亭,卖报的是个姑娘。他走过去,涎着笑脸问:“美女,有圆珠笔吗?借我用用。”

卖报姑娘瞅了黑痣男一眼,从柜台里拿出一支圆珠笔,递给黑痣男。

黑痣男对姑娘笑了笑,说:“谢谢大美女。”说完,又朝卖报姑娘挤了挤眼。那意思似乎是:“咱俩交个朋友吧?”

卖报姑娘没理黑痣男,只顾忙着做生意。

黑痣男拿着圆珠笔,问牛二:“你说怎么写?”

牛二说:“我说一句,你写一句。”

黑痣男蹲下,把烟盒子纸抹平,铺在台阶上,说:“哥儿们,你说吧。”

牛二拿手指在香烟盒子上一点,说:“在这儿写两个字:借条。”

“借字怎么写?”黑痣男问。

“你读过几年书呀,怎么连借字都不会写?”牛二诧异地问。

“三年。”黑痣男回答道。他不屑地说:“读书有个毛用,又累又苦又枯燥。哪有在江湖上混有意思呀。”

牛二比划了半天,黑痣男还是没看懂这个“借”字应该怎么写。

一个小伙子说:“我会写借字。”

“那就由你来写借条吧。妈的,老子的手是玩刀耍枪的,不是写字的。”黑痣男丧气地说。他把圆珠笔往香烟盒子上一拍,站起身来,愤愤地骂道:“发明字的孔老二真是个混帐,又难认,又难写。”

小伙子蹲下,一笔一划写上了“借条”两字。

“下面怎么写?”小伙子问。

牛二说:“你写:今借到大爷的十元钱。”

“你,你说什么?”黑痣男张口结舌地说:“你叫大爷?没听说有姓大的人,好哇,你是在老子面前充爷,是吧?”

“我就是姓大,字爷。”牛二说。

“真有姓大的?”黑痣男问那两个小伙子。

两个小伙子都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。

黑痣男立即给王麻子打电话:“王哥,百家姓里有姓大的吗?”

“我也不清楚。你问这个干吗?”王麻子好奇地问。

“那小子说他姓大,字爷,叫大爷。”黑痣男说。

“我造,那小子想在你面前充大爷呀。”王麻子一听就明白了。

“王哥,我现在是忍无可忍了,不揍他一顿,我会被气破肚皮的。”黑痣男叫嚷着。

“我奉劝你:跟什么过不去,也别跟钱过不去。你敢揍他,一分钱也甭想拿到手。”王麻子威胁道。“我告诉你: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下。”

“王哥,您在哪儿?”黑痣男疑惑地问。

“你抬起头来。”王麻子说。

黑痣男一抬头,就看见王麻子了。

黑痣男吓了一跳,心想:妈的,幸亏没动手。

黑痣男挂了电话,走回牛二身边。他说:“我查询了,古时候是有姓大的。”

黑痣男还不想跟牛二翻脸,心想:你小子在我面前充大爷,那就让你充吧。

“只借给我们十元钱,让我们喝西北风呀。”写借条的小伙子不满地说。

“不是我小气,是我没钱。”牛二装穷。

“哥儿们,你要是真没钱,哪怕一分钱不借,我们也没意见。不过,你怎么能证明没钱呢?”黑痣男问。

“我说没钱就没钱。”牛二说。

“万一你说了假话呢?”黑痣男心想:只要你肯让我们搜身,那就万事大吉了。一搜身,就能把“坦白书”搜出来。到时候,抢了“坦白书”就能到王麻子那儿领到一万元赏金了。

“我从不说谎。”牛二说。

“要证明你没说谎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让我搜身。”黑痣男说。

“搜身?只有警察才有搜身的权利,你们凭什么搜我的身?”牛二说。

“我们搜身和警察搜身不一样,我们搜身只想证明你没说谎话。如果你没说谎话,就不会害怕搜身。”黑痣男说。

“照你这么说:我不给你们搜身就是撒谎了?”牛二问。

“差不多。”黑痣男点点头。

“那我要是不给你们搜身呢?”牛二挑衅道。

“喂,小子,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,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呀。我警告你:不让我们搜身可以,自己把口袋里、背包里的东西掏出来,让我们看看。”黑痣男恶狠狠地说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