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135】章:差点被捉拿

“俗话说:会者不难,难者不会。你不会做,当然觉得难了。”丁灵责怪道。

牛二和丁灵说着话,拌着嘴,不知不觉到了派出所。

丁灵一进门,就问值班的警察:“刚才泼我一身屎的那个坏蛋呢?”

“哦,那个小伙子的问题已经搞清楚了,屎不是他泼的。”警察回答。

“不是他泼的,那是谁泼的,总不会是天上下大粪雨吧?”丁灵不满地说。她认定了:屎就是那个眯眯眼小伙子泼的,因为,他上午吵得最凶。

“我们调取了街头的摄像,发现当您被泼屎时,他还没上人行天桥呢。”警察解释道。

“摄像资料不会有错吧?”丁灵怀疑道。

“不会错的,我们核对了好几遍。”警察强调道。

“那摄像头拍到是谁泼我屎了吗?”丁灵问。

“遗憾的是天桥那一头的摄像头发生了故障,所以,没拍到那个泼屎的人。现在,我们正在走访街头行人和摊贩,看有没有人看见那个泼屎的人。”警察说。

“真倒霉,被泼了屎,还找不到人。”丁灵不甘心地说。

牛二一听,吓得一哆嗦。他想:幸亏那个摄像头出了故障,不然,自己的恶行就大白于天下了。现在,恐怕已经被拘留了。

牛二也很庆幸:有了摄像头,让那位眯眯眼小伙子洗清了冤屈,不然,他就当了牛二的替罪羊。如果是这个结果,会让牛二的内心很不安的。

眯眯眼被放了出来,他看见牛二,楞了一下,然后,对着牛二做了一个鬼脸。

丁灵瞪着眯眯眼,不悦地说:“哼!让你小子跑脱了。”

“本来就不是我干的,当然找不到我头上了。”眯眯眼笑着接了一句:“虽然不是我干的,但我亲眼看见你被泼了一身屎,感到非常爽,爽极了。我觉得:屎的份量太少了,要是一大桶屎那就更过瘾了,哈哈……”

丁灵瞪着眯眯眼,心想:让你永远也找不到工作,饿死你,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。

警察把丁灵喊进办公室,有点情况需要跟她谈谈。

眯眯眼见丁灵进了办公室,他朝牛二眨眨眼,问:“你跑来干什么?”

“我是特意跑来看你有没有事的。”牛二说。

“我和你又不是亲戚、朋友,我有事,与你有什么相干?”眯眯眼又问。

“咱们都是上当受骗者,理应互相关心嘛。”牛二搪塞道。

“没这么简单吧。”眯眯眼把牛二拉出派出所,他朝四处瞅瞅,把嘴巴凑到牛二耳旁,小声说:“我知道是谁泼的屎。”

“你看见了?”牛二一惊。

“对,我刚准备上天桥,所以,看得很清楚。”眯眯眼笑着说。

“是谁泼的?”牛二心想:眯眯眼恐怕是想诈自己,哪儿有这么巧的事,正好被他看见了。

“老兄,是谁泼的,你最清楚嘛,还跟我装佯。”眯眯眼盯着牛二不悦地说。

“我…我怎么会知道呀。”牛二当然不会承认了。

“哈哈,老兄的嘴真紧呀。好吧,既然你不知道,那我就不问了。喂,我无缘无故被警察审了三个小时,还不知道是替谁背了黑锅呢。老兄,你不应该请我吃一顿饭,给我压压惊吗。”眯眯眼说。

牛二一听就明白了,眯眯眼看见自己泼屎了。

牛二知道:这个哥们很讲义气,看见自己泼屎了,却没把自己供出来。就凭着这一点,也应该请眯眯眼吃一顿饭呀。但是,牛二的口袋里只有三十多元钱了。要请,也只能请眯眯眼吃盒饭。

如果说自己口袋里没钱了,眯眯眼肯定不会相信,他会认为自己舍不得请他吃饭,甚至会认为自己不够意思。

假若眯眯眼一气之下,到警察那儿告发了牛二,那么,牛二就完蛋了。

想到这儿,牛二打定主意:一定要先把眯眯眼稳住。

“好吧,我请你吃晚饭。”牛二咬着牙齿答应下来了。

该到哪儿去找钱呢?

找张婷借?不好,张婷会认为自己给了她一笔钱,又想分批要回去。

找老板娘借?也不好。老板娘对自己不薄,整天在她的面馆里吃饭,没少麻烦人家。

找李小龙借?更不妥。他的工钱每个月都会寄回家去,自己身上只留一百元。

除了这几个人,还能找谁借呢?

牛二突然想到了小芳。对,找小芳借。

牛二朝旁边走了几步,给小芳打了电话。

“小芳,你忙啥呀?”

“牛哥,我牵着小宝宝在小公园玩呢。”小芳高兴地说。牛二主动给她打电话,让她受宠若惊。

“小芳,我想请你帮个忙。”牛二开门见山地说。

“帮什么忙?你只管说,除了找我借钱外,其它忙我都能帮。”小芳直截了当地说。

牛二听了小芳的话,心猛地往下一沉。看来,找小芳借钱又泡汤了。

牛二心有不甘地问:“小芳,难道你不喜欢别人找你借钱?”

“牛哥,不是我不喜欢别人找我借钱,而是我没钱借给别人。”小芳解释道。

“小芳,你每个月二千多元工资,难道都花光了?”牛二感到很吃惊。小芳昨天还劝自己要存钱,想必她自己也很节约,怎么会手里没钱呢?

“牛哥,我不象你,一个人吃饱了,全家都不饿。我家里还有父母、姊妹。我每个月一发工资,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银行,把二千元汇回家。我自己呢,只留下五百元。你想想:我有钱借给别人吗?”

小芳的话让牛二彻底失望了,现在,牛二连借钱都找不到地方了。

已经答应请眯眯眼吃晚饭了,现在,又借不到钱,该怎么办呢?

牛二有点焦头烂额了,现在,他真切领悟了一句古话的含意:有钱是男子汉,没钱是汉子难。

此刻,牛二难呀!

他恨死大圆脸了,是他,骗了自己一顿饭,不是那顿饭,他口袋里应该还有一百多元钱。

他也恨死丁灵了,是她,又骗了自己一百五十元钱,不是这笔报名、考试费,他口袋里应该还有一百多元钱。

牛二咬着牙想:大圆脸喝尿,活该!丁灵被泼屎,也活该!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