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295】章:出了馊主意

牛二想了想,说:“喂,我倒是有一个主意。”

“什么主意,你快说。”小燕子的语气很急切。

牛二幽幽地说:“你就说到医院检查了,医生说:身体状况不适合生小孩,假若王麻子非要你生,就让他预付你五十万保险金,等生下小孩后再付一百万。”

小燕子不以为然地说:“你这个主意不过是让我多要五十万元钱罢了。”

“哈哈…我只讲了前半截话,还有后半截话没说呢。”牛二嘻嘻一笑。

小燕子催促道:“那你就一口气说完嘛,卖什么关子呀。”

牛二幽幽地说:“我让你先拿五十万元钱的意思是:你拿了钱后,就玩失踪,让王麻子永远也找不到你。这样,你既得到了五十万元钱,又保全了小孩。而王麻子呢,丢了钱,也没得到小孩。”

“你…你给我出一个金蝉脱壳的主意呀,哇噻!真是太高了。”小燕子欢呼道。

“喂,你别忙着高兴,既然主意是我出的,你总不能让我白忙吧。”牛二说。

小燕子爽快地说:“牛弟,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提成,十万元,咋样?”

“喂,不瞒你说,我在外面欠了十二万的债,你再给我加二万元。”牛二想:母亲生病时借下的十二万债务,也该归还了。正好,让小燕子给我十二万,回老家去把欠债还了。

“好吧。牛弟,你这人真是燕过拔毛的主,其实,我给你十万就够多了,你还讨价还价。算了,谁让我这个人大方呢,十二万就十二万吧。”

牛二见小燕子答应了,不禁有些洋洋得意了。心想:我不过是略动了一下脑筋,就赚了十二万,这钱也来得太容易了吧。

牛二接小燕子电话时,小芳去了张婷的报摊。

张婷见小芳来了,客气地打招呼:“小芳,你好。”

小芳也不讲客气,她搬过一个小板凳,坐下,对张婷说:“我想和你谈谈。”

小芳说要找张婷谈谈,让张婷很吃惊。因为,张婷和小芳并不熟,最多见面时打个招呼,所以,似乎没什么可谈的。

“你要谈啥?”张婷好奇地问。

小芳板着脸,冷冷地说:“我想和你谈谈牛二。”

张婷一惊,心想:小芳和她谈牛二,毫无疑问是想告诉她,牛二是她的男人。

“牛二有什么可谈的。”张婷故意轻松地说。

小芳严肃地说:“我和牛二的关系你知道吧?”

“你和牛二有什么关系?”张婷不解地问。

小芳撇撇嘴,说:“我好象跟你说过了,这次牛二陪我回老家时,我俩在镇上的旅社里住了一晚上。这一晚上我俩是同房、同床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张婷淡淡地说。

“张婷,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同房同床意味着什么,你应该很清楚吧。”小芳幽幽地说。

张婷有点生气了,她想:你刚去检查了身体,证明还是黄花大闺女,也就是说,牛二虽然和你同房同床,但并没有碰你。

张婷反问道:“意味着什么,我不知道,你能不能说清楚点。”

小芳嘻嘻一笑,不屑地说:“人们都说城里人聪明,我看未必,你连这一点都弄不清楚呀,真让人不可理解。”

“你教教我吧。”张婷故作谦虚地说。

小芳不知羞耻地说:“我和牛二不光是同房同床,还是光着身子睡在一起的,我请你听清楚:是光着身子。”

张婷笑了笑,更正道:“小芳,确切地说,应该是你光着身子,人家牛二还穿着背心、短裤衩呢。”

小芳吃惊地问:“你…你咋知道牛二穿着背心、短裤衩的?”

“我知道,牛二没有光着身子睡觉的习惯。”张婷淡淡地说。

张婷没说是牛二告诉她的,她不想让小芳去找牛二算帐。况且,张婷是一个不拨弄是非的人。

“就算牛二穿着背心、短裤衩,但我可是光着身子呀。你想想:我光着身子和牛二睡在一起,这就等于我俩是一家人了。”

小芳早就看出牛二喜欢张婷了,所以,小芳要拆散他俩。

小芳觉得:牛二肯定找不到师傅的女儿,那么,牛二就得遵守承诺,和自己结婚。

现在,牛二对张婷有好感,说不定找不到师傅的女儿,就会变卦和张婷结婚。

小芳不能容忍这种“意外情况”出现,所以,她跑来拆牛二和张婷的台。

“你俩只有打了结婚证,才能算是一家人。”张婷笑着说。

小芳撇撇嘴,不以为然地说:“我们老家那儿好多人,从来不打什么结婚证,照样是一家人嘛。”

张婷懒得多解释了,一个乡下妹子要和她争男人,太让人悲催了。

小芳见张婷低下头,不再吭声了,便以为自己占了上风,于是,她添油加醋地说:“张婷,那天晚上,牛二拿东西戳了我。”

张婷好奇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:牛二戏弄了你?”

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虽然我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,但是,牛二的那个东西戳了我那儿,只是没戳进去。”小芳红着脸说。

小芳本来不好意思对张婷说这些话,不过,她要是不说,张婷就不知道她俩的关系已经很不一般了。

张婷有点诧异,她问:”你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?”

小芳低下头,幽幽地说:“就是男人胯里的东西嘛。”

张婷的脸唰地一下子涨得通红。她想:牛二难道真这么无耻吗?竟然用胯里的东西戳小芳。

“我…我不相信,牛二不会欺负女人的。”张婷艰难地说。

小芳信誓旦旦地说:“可惜我当时忘了给牛二的那玩艺拍个照片,要是拍了,你就不得不相信了。不过,我可以把牛二喊来,当面对个质。”

小芳说到这儿,对着牛二大喊了一声:“牛哥,你过来一下!”

张婷阻止道:“算了,别喊牛二来了,我相信你说的话。”

张婷想:小芳敢喊牛二来对质,说明确实有此事。

张婷突然觉得好想哭。

牛二虽然没跟小芳做那种事,但是,他却用胯里的东西戳了小芳,这是标准的欺负女人嘛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