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325】章:牛二拉郎配

牛二解释道:“小龙呀,你脾气好,性子慢,黑妞脾气暴,性子急,你俩的性格可以互补嘛。再说了,黑妞比你大三岁,按老话说:女大三,抱金砖。你俩要是结婚的话,小日子肯定过得红红火火。”

李小龙愁眉苦脸地说:“牛哥,黑妞看不上我呀。”

牛二嘻嘻一笑,说:“我告诉你:打是亲,骂是爱。你别看黑妞一天打你一顿,这恰恰说明黑妞对你有意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李小龙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,担心地问:“我要是跟黑妞结婚了,她要是每天打我一顿,这日子咋过呀。”

牛二呵呵笑着说:“等你俩成了夫妻,黑妞就舍不得打你了嘛。等你俩有了小孩,你就是孩子他爹了,黑妞更舍不得打你了。”

李小龙抬起脑袋,瞅着天花板,想了一阵子,问:“牛哥,我咋觉得象是做梦一样呀。”

牛二抓起李小龙的一只手,照着他的手背咬了一下。

“哎哟!”李小龙疼得叫唤了一声。

“疼吗?”牛二问。

“疼。”李小龙呲牙咧嘴地说。

牛二笑着说:“你知道疼,就不是在做梦了。”

李小龙低头说:“牛哥,你能保证黑妞会跟我结婚吗?”

牛二拍了拍李小龙的肩膀,点拨道:“黑妞的爸妈都不能给你保证,更何况我了。我告诉你:你得努力争取嘛。”

“咋争取?”李小龙问。

牛二想了想,教导道:“平时,你对黑妞多关心一点,比如:累活让她少做点;多对她说些奉承话;吃饭给她挟菜,好菜让她多吃。”

李小龙点点头,说:“这些我都能做到。”

“那就行了,只要你坚持这么做,最多一年就能把黑妞的心勾住。”牛二见李小龙如此听话,心想:看来,黑妞和李小龙还有戏。

李小龙充满信心地说:“牛哥,我一定会做得很好,你就放心吧。”

牛二鼓励道:“你好好努力,我再帮你敲敲边鼓,争取一年内拿下黑妞。”

“好。”李小龙欢喜雀跃地说。

“回去睡觉吧。”牛二告辞了李小龙,回到了吴天雷的别墅。

张妈还没睡,正在客厅里缝补衣裳。

牛二一看,原来张妈缝补的是自己的一条裤子。

“张妈,谢谢您了,这么晚了,还让您熬夜给我缝补衣裳。”牛二很感动,这个张妈就象自己的母亲一样,无微不至地关怀着自己。

自从牛二住进吴天雷家,就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。

张妈给牛二缝补好裤子,她对着厨房做了一个手势。

牛二对张妈的手势半猜半估,也能够读懂七、八分了。他知道:张妈说的是:水龙头有毛病,让牛二修修。

牛二问:“厨房的水龙头坏了吗?”

张妈点点头。

牛二连忙跑到厨房,他一瞅,见水龙头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淌水。

牛二跑到客厅问张妈:“家里有修理工具吗?”

张妈在储藏室里搬出一个工具箱,比划着说:“工具都在这里面。”

牛二打开工具箱,拿出一个扳手,一个老虎钳子。

牛二刚想合上工具箱,突然,他看到在工具箱里有一截鲜艳的红头绳,绳头好象系着一把小铜锁。

牛二好奇地拿起这把小铜锁,举到眼前瞅了瞅。

牛二一惊,他猛然想起了师傅给他的那把钥匙。

牛二急忙跑进自己的房间,从挎包里翻出了钥匙。

牛二把钥匙塞进锁孔,轻轻一拧,只听“啪”地一声,铜锁竟然打开了。

牛二一时楞了。

牛二呆呆着瞅着铜锁,还有那把钥匙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牛二象疯了一样,他冲出房间,奔向张妈。

“张妈,这个铜锁是谁的?”牛二指着铜锁问。

张妈茫然地望着铜锁,似乎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“张妈,这个系着红头绳的铜锁,是我在工具箱里发现的,我拿师傅给我的那把钥匙,竟然打开了这个铜锁。”牛二急急地说。

张妈紧皱着眉头,似乎在苦苦思索着,过了半晌,她比划着说:“这是吴小枫小时候戴过的首饰。”

牛二大吃一惊,他惊喜地问:“张妈,您确定这是吴小枫小时候戴过的首饰?”

张妈肯定地点点头。

牛二不放心地再问:“张妈,您不会记错吧。”

张妈用手指在茶叽上写道:“小枫一岁时,我就到吴家来了,我来时,小枫脖子上就戴着这把铜锁。”

牛二把铜锁紧紧捏在手心里,一时,他悲喜交加。

此刻,牛二真正体验到了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的感觉。

牛二一进城就寻找这个铜锁,看了数千个姑娘的脖子,贴了数千份寻人启事,现在,竟然在吴天雷的家里找到了。

也就是说:吴小枫就是师傅的女儿。

牛二有些不相信,因为,太巧了,巧得让人感觉象是在梦里。

牛二急切地问:“张妈,吴小枫今年二十岁吗?”

其实,牛二看过吴小枫的身份证,不过,牛二还是想让张妈再证实一下吴小枫的年龄。

张妈用手比划着说:“吴小枫今年二十岁整。”

铜锁对上了,年龄也对上了,现在就差第三个,也就是最后一个证据,那就是“右脚背上有一颗痣”。

牛二问:“张妈,吴小枫的右脚背上有痣吗?”

牛二问这话时,心里五味杂陈,假若张妈一点头,说吴小枫右脚背上有一颗痣,那么,吴小枫就肯定是师傅的女儿了。

牛二期待地望着张妈。

张妈的脸上涌现出一种复杂的神色,惊诧、疑惑、欣喜,还有一丝恐惧。

“张妈,您好好回忆一下,吴小枫的右脚背上有痣吗?”

张妈终于点头了。

牛二突然感到一阵昏眩。

牛二一手摸着额头,一手撑在沙发上。现在,牛二需要镇静一下,冷静一下,他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。

张妈点头了,也就是说:吴小枫的右脚背上有一颗痣。

吴小枫就是师傅的女儿。

师傅给牛二的三个线索,都让吴小枫对上了。

此刻,牛二似乎麻木了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该做些什么好。

牛二想跳;想喊;想狂奔。但是,他一动不动地坐着,似乎就象凝固了一样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