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432】章:牛二被冤枉

这一顿狂扁,让牛二恍然大悟:被陷害了!

显然,手机不会长脚,自已跑进牛二的口袋里。一定是有人趁牛二沉醉在观赏舞蹈之中,偷偷放进了自己的口袋。

牛二不是傻瓜,他不会任由人们狂扁。

牛二一憋气,大吼一声,双臂发力,猛地张开,然后,又来了一个扫膛腿,将抓他的人,打他的人,一古脑打倒在地。

牛二奋力冲出人群,朝十字街口跑去。

牛二知道:十字街口有一个岗亭,那儿有警察。

牛二也知道:自己是被冤枉的,这个冤屈得靠警方替自己洗刷。

“抓小偷!”后面传来一片叫嚷声。

牛二健步如飞,不到五分钟就跑到了十字街口。他朝岗亭跑去,边跑边喊:“警察,救救我!”

两位警察听到了牛二和人群的叫嚷,迎面跑了过来。

牛二跑到警察面前,急切地说:“我被人冤枉成了小偷,快救救我。”

一位警察对牛二说:“你过来。”

警察把牛二带进了岗亭,让他坐下来。

又过来一位警察,俩人开始问讯牛二。

“你说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牛二从没遇到这种事情,他的心咚咚狂跳着,手也有些颤抖。

“我…我到《手机城》去看手机,没挑到满意的手机,就走出《手机城》,在小广场上看表演。突然,有个女人叫嚷丢了手机。又有一个人抓住我,说我是小偷。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那个女人丢失的手机跑到了我的口袋里。于是,人们就开始殴打我,我…我就跑来向警察求助了。”

警察查验了牛二的身份证。

此时,那个丢失手机的女人也来到岗亭,她指着牛二,骂道:“就是这个家伙偷走了我的手机,警察同志,你们千万别饶了他。哼!我一看他这个模样,就知道是一个惯偷。”

有一个围观的群众,对警察说:“这个家伙不光是偷了手机,刚才,还打人呢。你看,我被他推倒在地上,腿都磕破了。”

警察问牛二:“你打了人?”

牛二承认道:“人群围着我殴打,我感觉到快要被打死了,所以,就拼命冲了出来。冲的时候,碰倒了几个人。”

警察点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牛二知道,自己惹上了大麻烦。虽说自己是被冤枉的,但是,有谁能替自己证明清白呢?

不管怎么说,被偷的手机确实是从自己身上搜出来的,这就叫“捉贼拿赃呀。

既然拿到了“赃”,牛二就是有一百张嘴,也辩不清了。

此时,牛二万分懊悔,真不该跑来看手机,更不该去看“肚皮舞”。

想当初,自己也是想看吴小枫跳“肚皮舞”,让吴小枫误会了自己。今天,自己又栽到了“肚皮舞”上。

牛二不解地想:难道“肚皮舞”跟我有冤仇?

警察找了几个群众做笔录。

牛二问:“我能打个电话吗?”

警察问:“你给谁打电话?”

牛二回答:“给我叔叔打个电话。”

警察点点头。

牛二掏出手机给吴天雷打了电话。

“吴叔,我惹祸了。”牛二歉意地说。

“牛二,慢慢说,究竟是啥事?”吴天雷冷静地问。

吴天雷冷静的口吻,让牛二的心一下就安静了,是啊,牛二不是孤立无援的,他还有这个吴叔呢。

“吴叔,我到《手机城》的小广场看演出,被人往我口袋里塞了一个手机,被当作小偷了。”牛二委屈地说。

“你在哪儿?”吴天雷急切地问。

“吴叔,我在十字街的岗亭里。”

“我马上来,你等着。”吴天雷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牛二的眼泪流了出来,因为,他感觉到了一丝父爱。牛二想:他怎么摊上了王麻子这样的父亲呢,要是吴天雷是他的父亲就好了。

老天,老天呀,你怎么不长眼呀!牛二在心里哀嚎道。

二十分钟后,吴天雷来到了十字街的岗亭。

吴天雷对警察说:“我是牛二的表叔。”

吴天雷说是牛二的表叔,这也是无奈之举。因为,吴天雷姓吴,牛二姓牛,一个连姓都不一样的人,绝对不可能是亲叔侄呀。

吴天雷和警察交谈了几句,警察对吴天雷说:“你先带牛二回去吧,有事我们还会找他的。”

牛二跟随着吴天雷回了家。

吴天雷临出门时,把牛二被冤枉的事,简单对黑妞说了。

牛二一进门,黑妞就哭着扑了过来。

“牛哥,你没事吧?”

牛二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没事,你看,我挺好的嘛。”

黑妞上下打量着牛二,惊叫道:“牛哥,你额头上咋起了一个包吧,还有,你衣裳咋撕破了……”

“没啥,别大惊小怪的。”牛二安慰道。

“还没事呢,都搞得这儿狼狈了。”黑妞流着眼泪说。

牛二的心头一热,黑妞对自己太好了,她的热泪决不是装出来的,而是发自内心的情感。

“真的没事……”牛二的鼻子一酸,他的眼圈也红了。

吴天雷冷冷地说:“黑妞,男人应该多经历一点事,没啥坏处。”

黑妞抱着牛二说:“是谁对你下黑手哇,我要是知道了,饶不了他。”

吴天雷拍了拍牛二的肩膀,说:“去洗个澡,换件衣裳,然后到我的书房来。”

吴天雷上楼了。

牛二把眼泪憋了回去,他觉得吴叔说得对,男人就是应该多经历一点事,况且,受一点委屈也确实不算啥。

牛二有点羞愧了,刚才,他还差点流了眼泪,太不值了。

牛二轻轻推开黑妞,安慰道:“黑妞,别伤心了,不就是挨了几拳头嘛,对于我来的,相当于搔痒痒。”

“还搔痒痒呢,都打成这个样了。”黑妞轻轻抚摸着牛二额头上的包块,柔柔地问:“牛哥,疼吗?”

牛二笑着回答:“不疼,还有点痒呢。”

黑妞颠起脚,在牛二额头上亲了一下,说:“我去给你放水。”

黑妞跑进了卫生间。

牛二往楼上瞅了一眼,他知道:要不是吴天雷保了自己,恐怕得蹲拘留所了。

牛二很庆幸,一进城就碰上了吴天雷。

牛二突然觉得人生很奇妙,也很莫测,似乎每一步都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纵。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