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748】章:写了保证书

快嘴黄大嫂阴阴的瞅着牛二,幽幽的问:“牛二,你没骗我吧?”

“黄妈,我怎么会骗您呢,决不会的。”牛二信誓旦旦地说。

快嘴黄大嫂撇撇嘴,说:“牛二,你可没少骗我呀,这一笔笔的帐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。四年多前,你就骗黑妞,说你肚子疼,黑妞相信了你的话,让你趁机逃跑了。”

“黄妈,您还翻这些老黄历干嘛?都过去八百年了,再翻有意思吗?不管怎么说,今天,我对您说的话,绝对不是假话。”

快嘴黄大嫂瞅着牛二,说:“那你给我写个保证书。”

牛二嘻嘻笑着问:“黄妈,您让我写什么保证书呀?”

“你就给我写两条,第一条,你全部负责猪耳朵的医药费,不让黑妞承担一分钱,第二条,猪耳朵的遗产全部由黑妞继承。”

牛二无奈的摇摇头,说:“好吧,我给您写。”

现在牛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赶紧把黑妞解救出来,让黑妞到医院去看望猪耳朵。万一猪耳朵突然死了,黑妞又没能见一面,岂不是让黑妞遗憾终生吗。

牛二知道,猪耳朵患了晚期癌症,说不行就不行了,假如猪耳朵在临终前见不到黑妞,也会让他死不瞑目的。

牛二很可怜猪耳朵,因为猪耳朵孤苦伶仃一个人,实在是太悲催了,况且,猪耳朵也是一个不错的人,他没欺负过乡下妹子,反而被乡下妹子欺骗了。

快嘴黄大嫂翻出一张纸,又拿来一支笔,对牛二说:“你快写吧,写好了,我就把黑妞放出来,让她到医院去探望猪耳朵。”

牛二三下五除二就写好了保证书,他把保证书递给快嘴黄大嫂,问:“您看行不行?”

快嘴黄大嫂看了看,点点头,满意的说:“还行吧。”

“那您就快把黑妞放出来呀。”牛二催促道。

快嘴黄大嫂掏出钥匙,把卧室的门打开了。

门一开,黑妞一个箭步冲出卧室,急吼吼的说:“牛哥,咱俩快到医院去。”

牛二对快嘴黄大嫂说了一声再见,拉着黑妞就跑了。

牛二和黑妞在手术室外又等了两个多小时,猪耳朵终于出了手术室。

凌晨时分,猪耳朵才清醒过来,他一睁开眼,就看见了黑妞。

“你…你来啦!”猪耳朵又惊喜又意外地说。

“我来了,难道你不欢迎我吗?”

猪耳朵叹了一口气,问:“你不生我的气了?”

黑妞回答:“我凭什么要生您的气?您是我的亲生父亲,哪有女儿生父亲气的。”

“哎,猪耳朵长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对不起你呀。”

黑妞安慰道:“您没啥对不起我的,您又不知道世界上有我这么一个女儿,俗话说,不知者不为罪嘛。”

“好,你能原谅我,我就心安了。”

猪耳朵看见了牛二,他感动的说:“徒弟,辛苦你了。”

“辛苦啥?就算是再辛苦,也是应该的嘛,谁让您是我的师傅呢。”

猪耳朵苦笑了一下,说:“我这个师傅是徒有其名的,其实,我炒股是失败的。”

“什么失败不失败?俗话说,胜败是兵家常事嘛。”牛二安慰道。

“徒弟,你真会安慰人,算我命好,到了晚年,老天给我送来了一个女儿,又送来了一个徒弟,我就是死了,也能合上眼睛了。”

“您不会死的,医生说了,动了手术就没事了。”

牛二刚才到医生那儿去问了,医生说,猪耳朵的癌症已经转移了,最多只能活一两个月。

这些话,牛二当然不会对猪耳朵说,牛二觉得,人世间有很多奇迹,也许,这些奇迹会在猪耳朵身上发生,医生说猪耳朵只能活一两个月,说不定猪耳朵能活到一百岁呢。

“徒弟,你别瞒着我了,我心里很清楚,现在,我离阎王殿只有半步之遥了,说走就走了,不过,我已经没有一丝的遗憾。”

“师傅,您千万别说这些丧气话。”

黑妞也安慰道:“爸爸,您好好养病,别想多了,我和牛二商量了,我俩轮流在医院护理您,牛二还为您请了一位护工,您会得到很好的护理和治疗。”

“我真有福气啊!”猪耳朵感叹道。

牛二已经给猪耳朵请了一位护工,24小时护理猪耳朵,同时,黑妞负责白天的护理,牛二负责夜间的护理,这样,猪耳朵身边就有两个人护理了。

牛二的意思是,让猪耳朵在临终前,能享受到很好的护理。

牛二对黑牛说:“你快回去吧,熬了大半夜,身体会吃不消的,明天下午你再过来。”

黑妞担心的说:“牛哥,你受得了吗?别把你的身体拖垮了。

“哈哈!你看我的身体像牛一样壮,熬个三五夜都不当回事,怎么会拖垮我呢?不会的。”

黑妞叹着气说:“牛哥,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大的恩人,我只有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,才能报答你对我的恩情。”

牛二不悦的说:“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吧,我和你是什么关系?像亲兄妹一样,没必要讲客气的。”

黑妞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医院。

猪耳朵瞅着牛二,说:“徒弟,我的住院费是你交的吧?”

牛二点点头,回答:“小意思,师傅,不瞒您说,给您看病的钱我还是绰绰有余的,这一点您就放心吧。”

“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呀?”猪耳朵不解的问。

牛二嘻嘻一笑,说:“这您就别操心了,我从哪儿挣的钱,这可是一级隐私。”

猪耳朵苦笑了一下,说:“徒弟,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了,在我临死前,有一件事要托付你。”

牛二听说猪耳朵在临终前要托付给他一件事,立即推脱道:“师傅,您有女儿,有什么事就托付给她吧。”

猪耳朵摇摇头,说:“托付给你我放心,黑妞虽然是我的亲生女儿,但我并不了解她。”

牛二见猪耳朵执意要托付给他,便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要托付给我?”

猪耳朵小声说:“牛二,在我的床底下,有一只铁皮箱,箱子里放着两幅字画,这两幅字画都是很珍贵的,你马上回去,把铁箱子里的两幅字画拿出来,放到你的家里去,因为,我这次住院,可能回不了家了,家里没人,我不放心这个铁皮箱子。”

牛二点点头,说:“好吧。”

猪耳朵掏出一把钥匙,说:“这是打开铁皮箱子的钥匙,铁皮箱子里装着一个保险箱,保险箱的密码是……”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