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【941】章:跪下求了饶

老丁突然跪在了牛二的面前,连连磕头,哀哀的说:“牛老弟,我好冷啊,我好饿呀。”

牛二不客气的说:“老丁,冷一下,饿一下,对你的神经病治疗很有好处,你一定要配合治疗,好好在这疗养几天。过几天,我的小兄弟会把你送回家的。”

牛二走出库房,给光头小乞丐交待道:“这三天,别给他吃饭,每天抽他几鞭子,让他认真吸取教训,你说的对,即使他是个神经病,也还是懂一点事。知道闹事会让自己吃亏的。”

牛二走了,他回到了别墅。

牛二想,他幸亏有光头小乞丐这一帮朋友,进城后,帮了自己不少的忙。

牛二早早就上了床,还没睡着,就听见了大门铃声不停的响。牛二很疑惑,都小半夜了,还有谁会到别墅来呢?

牛二爬起床,披上衣服,在客厅的监控器里一看,别墅的大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老人。

牛二楞了一下,心想,这两个老人是谁呀?

没几秒钟,牛二就悟过神来了,这两个老人一定是老丁的父母亲。

也许这几天,老丁一直在别墅的门口逗留,所以老丁的父母亲知道了他的去向。

今天,老丁突然失踪了,老丁的父母亲怀疑老丁被绑架进了别墅,所以按响了门铃。

牛二披着衣服打开别墅的大门,问道:“您俩老有何事?”

老丁的父亲说:“我儿子是不是在别墅里面?”

牛二装糊涂道:“您儿子是谁?”

老丁的母亲接口道:“我儿子有神经病,这两天,一直在别墅门口,要找一个叫牛二的报仇。请问你就是牛二吧?”

牛二点点头,回答:“是啊,我就是牛二。”

老丁的母亲急切的问:“我儿子是不是被你关进了别墅?”

牛二挠了挠脑袋,回答:“我在医院里护理了三天病人,这三天一直没回家。今天我回来了,没看见您的儿子呀。”

老丁的父亲瞅着牛二,问道:“我儿子跟你有什么过节,我们不清楚,我们只知道,我儿子脑袋里只想着一件事,那就是要找你报仇。”

牛二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两位老人家,也许,你们确实不知道儿子为什么要找我报仇,不过,我想,您儿子有一个好朋友叫丁哲,两老一定听说过这个人吧?”

老丁的父亲点点头,回答:“我们认识丁哲,他是我儿子最好的朋友。”

牛二说:“我希望两位老人给丁哲打个电话,问一问,您儿子为什么要找我报仇?”

老丁的母亲对老伴说:“牛二说的有理,你赶紧给丁哲打个电话,问一问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老丁的父亲掏出手机,给丁哲打了个电话。

老丁的父亲和丁哲说了老半天,通完话,他把老丁的母亲拉到一旁,又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。

两位老人重新走到牛二的面前。

老丁的父亲说:“我们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搞清楚了,看来,我儿子找你报仇是没有道理的。不过,我儿子是个神经病,即使他干一些没有道理的事情,也是很正常的。这一点,我们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牛二点点头,说:“丁哥不幸患上了神经病,我也感到很遗憾,所以,我从没怪罪过他。作为一个神经病,他的行为不值得谴责。”

老丁的父亲问:“牛二,你知道老丁的下落吗?”

牛二摇摇头,回答:“我真的在医院里护理了三天的病人,白天黑夜都在医院里,没有回过一次家。今天傍晚,我才回来。我根本就没看见老丁这个人,也不知道他在哪儿。”

老丁的父亲想了想,掏出手机报了警。

没一会儿,警车就赶到了别墅门口。

两个警察询问道:“牛二,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人的下落吗?”

牛二肯定的摇摇头,说:“我三天都没回到别墅来了,傍晚时才到家。所以,我压根儿就没看见老丁这个人。”

警察把老丁的父母带走了。

过了一个小时,老丁的父亲给牛二打来电话,说:“牛二同志,刚才警察调取了别墅附近的录像,发现你确实是三天没有回家。不过,警察也发现,有一辆三轮车路过别墅门口,车上装着一个麻袋,警察怀疑麻袋里装着老丁。”

牛二嗯了几声,什么话也没说。

显然,老丁的父亲怀疑牛二指使人,把老丁装进麻袋里拖走了。

怀疑归怀疑,毕竟没有任何证据,只要牛二咬死了口,谁也把他没办法。

当晚,牛二睡得很香。他预感到,老丁再也不会来骚扰他了。

三天后,光头小乞丐把老丁送回了家。

光头小乞丐不是个一般的人,他绑架老丁时,戴着帽子和口罩,把脸捂得严严实实的。而且,他骑的那辆三轮车在绑架后,又重新刷了一道漆。这样,谁也查不到光头小乞丐的头上。

老丁回家的当天,老丁的父亲又给牛二打了一个电话,他抱歉的说:“牛二同志,对不起了,我们当初怀疑你把我儿子弄进了别墅,关了起来。现在,我儿子回来了。看来,我们冤枉了你。”

牛二大度的说:“伯父,没关系的,您的心情我很理解。”

老丁自从被光头小乞丐教训了一顿,再也不敢找牛二的麻烦了。

牛二得意的想,看来,有时候还是得使用野蛮的办法,这就叫以毒攻毒。

过了一个礼拜,肖雪给牛二打电话,她喜滋滋的说:“牛二,报告你一个好消息,听说老丁的神经病好转了,昨天,他已经正式去上班了。”

牛二吃了一惊,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牛二知道,神经病是最难治疗的疾病,一般来说很难断根。短短的几天,老丁的神经病就好了,这让他实在难以相信。

“他真的上班了吗?”牛二半信半疑的问。

“那还能有假吗,昨天,老丁还跑到丁哲的办公室,跟他吹了一会儿牛呢。”

“那就好,这个老丁的神经病好了,我也就免得担惊受怕了,不然,他口口声声要杀了我,让我寝食不安呢。”

肖雪嘻嘻一笑,说:“牛弟,以你的武功,能对付十个老丁这种神经病,难道你还会怕他吗?”

牛二呵呵笑着说:“肖姐,老丁这样的人,我能对付十个,但是,老丁这样的神经病,我可能一个都对付不了啊。”

喜欢上等男人请大家收藏:()上等男人新更新速度最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