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570章旷世婚礼

反应过来的释,第一时间就想要逃跑,却发现根本就不能再瞬移而去。

云剑晨也不急于动手,只是满脸戏谑地看着他。

在发现释想要逃跑后,方才开口。

“如果你不残酷无情,不想独尊于天地间,你跟诛天盟另外三大圣尊联手,或许还能跟我抗衡。只可惜,你太轻视于我,导致你要独自面对我,现在的你,在我面前,连战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云剑晨淡然地说出这番话,令释更是肠子都要悔青了。

甚至恨不得自己掌嘴,抽烂他自己的脸。

已经不仅仅是因为,智商被云剑晨彻底碾压,还因为云剑晨所言属实。

因为他的出手,会给诛天盟另外三大圣尊,看到活下去的希望。

即便他们尽皆受创,实力几乎被耗光,但身为巅峰至尊,只要不惜燃烧血脉精血,依旧能发挥出更强更恐怖的威力。

但现在……

却因为他有恃无恐后的愚蠢,要独自面对云剑晨。

而云剑晨又被盘古寄予厚望,肉身成圣不说,还掌握了法则力量,甚至也已经彻底认出,其手握的就是盘古用来开天劈地的混沌斧,已经令他,拥有无与伦比的底蕴。

就凭他一人,又如何能战胜?

“没本尊就没你,你可不能对本尊无情……”

就在释开口说出这种话时,云剑晨直接用行动,给了他最有力的回答。

盘古斧被他以闪电般的速度,高举过顶,然后就猛地斩下。

动手的瞬间,以云剑晨所在之地为界,前方出现大片的漆黑,且以光速扩散。

轰!

破碎虚空的漆黑,幅及释的瞬间,便是惊天的爆响,如光速般漫延的黑暗,也直接破碎。

令他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。

虽未被直接击杀,但肉身龟裂,疯狂涌血。

甚至直接就失去了战斗能力。

就在释被轰击得向后飞退时,云剑晨已经凭空消失。

间不容发间,再度出现,已至释身后。

左手成掌,攻出排山倒海般的力量时,还伴随着滚滚黑气。

再度击中释之际,黑气尽数自他肉身龟裂的创口,疾速涌入其体内。

也令他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。

整个过程,发生得太快。

令云剑晨一方的人马,都瞠目结舌,无不惊得张大了嘴。

因为直到此时,他们才算是见识到,云剑晨真正的战力。

那是绝对无敌的战力啊!

甚至无不明白,若此前跟诛天盟三大圣尊对决时,云剑晨也如此出击,只要他们不动用他们血脉精血的力量,也必然能被秒败。

不过想想,却也能理解。

毕竟,是盘古神祖寄予厚望的存在,还得到了他用来开天辟地的伴生至宝混沌斧。

偏偏云剑晨自己还很争气,即已肉身成圣,又继盘古祖神之后,成为掌握法则力量的第二人。

如此恐怖的底蕴,要是还不能拥有无敌的战力,那就真的有鬼了。

当释落于防御层,云剑晨也动用力量,爆碎了他舌头,令他的惨叫声,戛然而止。

此时,云剑晨的人马,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即便仅有万余人,也发出了震天欢呼声。

防御层依旧没有被释去,诛天盟四大圣尊,无不在虚空剧烈打滚。

云剑晨则回到了星府。

第一时间将老灵头祖孙,自自己创造的世界放出。

“晨儿,成了?”

老灵头一出现,就看着云剑晨,激奋无比地问道。

云剑晨微笑着点头:“成了!”

“等这四人逝去,那你可以捍卫法则,并添加相关的规条……”

云剑晨没等老灵头说完,便直接打断:“祖父,这件事情,我不会再插手。一切,都交给你跟灵儿去做吧!”

他真没心思弄这些。

要不然的话,云剑晨在创造了自己的世界后,也不可能把自己创造世界的法则,交给老灵头全权处理。

对此,老灵头也没有任何的推辞。

只是向云剑晨拱拳,并深深的鞠了一躬。

云剑晨也未阻止。

因为他知道,老灵头的身份,注定他会以天下苍生为念。

他现在不会推辞,也实因云剑晨始终是人。

只要是人,自然也就难免会私心作祟,令重新捍卫及添加的规条,成为未来的隐患。

从他的角度,自然不可能推辞。

此时会向云剑晨行此大礼,实则也意味着,他代表的是天地间的众生。

“灵儿,先抛弃儿女情长,随我一起,推演天机,抓住晨儿给我们的难得机会,要尽量让天道法则,趋于完美。”

向云剑晨行礼鞠躬后,老灵头就看向温柔似水般看着云剑晨的灵丫头,肃然道。

灵丫头径直收回了目光,以最快的速度,平复了情绪,整个人变得空灵纯净后,这才随老灵头,直接奔出了星府,行向远方。

既然要推演天机,自是需要绝佳的静地。

于这弥须玄妙山间,处处皆静地,他们肯定也会很容易就找到。

随着两人的离去,云剑晨也不再耽搁,盘膝于星府内,开始利用这方世界,将追随他且于此前战死的人马重生。

……

一场涉及众生的风波被化解,凡俗世间,却无多少反应。

唯有供奉云剑晨的三大位面,数之不尽的苍生,目睹过奇异的画面。

其中,以圣魂界为甚。

因为以云剑晨为原型的各种灵体胚胎,在出现祥瑞后,无不化为了金身。

海灵界及天星界,相应的反应要弱一些,他们所供奉的,要么是云剑晨的画像,要么是自行雕逐而成的雕像,只是有祥瑞一闪而过。

却依旧引发了三大位面,泼天的轰动。

至于其他位面,则一切如常!

祥瑞出现百余年后,一侧消息,更是引起了天星界前所未有的震动。

打破时代禁咒,白日飞升成为星宿,开启新时代的云剑晨,竟要在善城城主府,于三个月后举办婚礼。

此则消息的传言,就如同一记春雷,于天星界的角角落落炸响。

引发的虽是前所未有的震动,最终结果,却令天星界众生激奋。

只因云剑晨,在这天星界众生眼中,早如神般存在。

他的婚礼,却要在善城城主府举行,释放出来的信号就是,即便他已飞升九天,但他随时还是会出现于天星界,让众生皆能感觉到,他就在身边。

实则也是因为天星界,已因云剑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无数的苍生,都害怕云剑晨白日飞升成为星宿后,因不再顾及天星界,又恢复曾经到曾经那暗无天日的生活。

云剑晨大婚的消息,虽让数之不清的众生,皆想参与。

只可惜,并不是全都有这样的资格。

无数的众生,也只能在心中,为云剑晨祝福、祈祷……

但无数修练者,却闻风而动,令偌大善城,很快就变得人满为患。

到了后面,甚至连城外广袤的地域,到处都是蜂涌而来的修练者。

而城主府,也忙得热火朝天,很多人都在为一场旷古未有的盛大婚礼而忙碌。

每个为此忙碌的人,不仅没有半点的怨言,没丝毫的不爽,还全都满脸荣光。

城主府内,十数里方圆的院落,算是最为清幽的地域。

因为这里是云剑晨的人住扎之地。

或者说,是云剑晨的家人,除如易千华、张威、帝无双等等亲信外,都算是云剑晨真正的家人了。

因大多数都是他即将迎娶的女子。

连他的父母及妹妹,都已经被他亲自接回,住扎在这片清幽的地域。

一幢院落的大厅中,坐着十余人。

上首正是云剑晨的父母,云大海夫妇。

下首坐着的,除云剑晨外,他即将迎娶的女子,并无一人在场,而是云剑晨的两个早已成人的儿子、云善、铁憨憨、栾馥、曲青青及长孙无敌,云欣雨等人。

实则算是真正的家人。

即便云善不是人,而是传说级的凶兽,但它在云剑晨的心中,就是他的女儿。

两夫妻自然应该在场。

曲青青也被云剑晨视若亲妹妹,已经下嫁给长孙无敌,也成为了一家人。

现在,十余人共聚一堂,也只是在话话家长。

就在他们有说有笑时,一道人影冲入了厅中。

来人是林老。

随着林老的到来,所有人都已经起身相迎。

林老现在已经习惯这一家人的谦恭,对此都不再如曾经那般惶恐。

而是直接看向云剑晨,笑道:“晨儿,外面有位姑娘想见你。”

这不仅让云剑晨迷惑,其他人也无不惊异。

毕竟,如今的云剑晨,已经名满各大位面。

于天星界甚至无人不知,他已成为名符其实的九天第一至尊。

实则也意味着,今时今日的云剑晨,拥有绝对的地位及权威。

即便他从不会把自己,置身到这么高的位置,待身边人依旧如故。

可是,在寻常的情况下,也绝不会有人,会贸然见他。

“烦请林爷爷带路,我去看看,是谁想要见我。”

云剑晨瞬间就反应过来,看着林老微笑道。

这反倒让林老有些惊异:“晨儿,这不大好吧?若来的是寻常人,就这般轻易相见,以后你恐怕就很难再安生。”

如今的林老,即便不会有太明显的表现,但内心深处,却对云剑晨感激至极。

因为,他本只有一个后人,却在云剑晨的帮助下,发展到了过千后裔。

很多人甚至很不凡。

如此恩情,对林老而言,比云剑晨能让他活到现在的恩情还要大。

所以,即便有可能会冲撞云剑晨,他也会从实际的情况出发考虑。

“按道理而言,若不是熟人见我,必是见之有事。正因如此,来见我的人,大概率必是熟人,又岂能不见?”

云剑晨的笑语,让林老释然。

不再耽搁,径直就带着云剑晨离去。

求见云剑晨的人,也很有分寸。

并非走的大门,而是走的后门。

来到城主府后门,入眼的就是一道高挑的背影。

即便没有看到她的面目,云剑晨也没有利用手段窥探,就已经认出她来。

“你这是专程赶回来,参加我的婚礼吗?”

云剑晨满脸堆笑的问话,让对方身体微颤,急忙转身。

“主人!”

她,正是平松月。

释毁她肉身,本是他们共同的敌人,但她知道,自己不是释的对手。

早于此前离开云剑晨,独自找其他敌人报仇去了。

平松月尊称云剑晨的同时,直接就要向地面跪下。

却被云剑晨释放出实力,托住了她的身体。

“主人,你帮我杀了最大的敌人,这一跪你应当承受。”

听到平松月这般说法,云剑晨未再多语,径直就释去了力量。

平松月这才跪下,给云剑晨磕了九个响头。

“好啦,随我进府吧!”

“是,主人。”

云剑晨并没有过多的问题,平松月也只是恭敬回应。

只因云剑晨知道,平松月其他的敌人,已经被她诛杀,大仇得报。

平松月同样明白,到了主人这般层次,万事皆可洞悉,她也没必要多说什么。

……

三个月时间,眨眼即过。

很快,就到了云剑晨婚礼的日子。

城主府,张灯结彩,热闹非凡。

相对来说,反不如善城人多。

只因真正能参加云剑晨婚礼的人,并不是很多。

云剑晨的婚礼,却又是天星界,有史以来最大的盛事。

即便无缘参与,身为修练者,也想要看看,这前所未有的盛况。

随着相关通告吉时的到来,整个善城,直接就陷入烟花的海洋。

为举城众生,自发的行为。

不仅如此,天星界各地,只要有人的地方,基本都有人放烟花,燃爆竹。

因为,这也是举界共欢的盛事。

云剑晨也于此前,利用云氏商会,全民派发了福利。

不论身份,也不论地位,人人有份,还相当的丰厚。

对于普通人来说,甚至是极为难得的厚礼。

当然,放烟花、燃爆竹,则是自发的行为。

随着吉时的到来,整个天星界,有人的地方,都已沉浸在喜庆氛围中。

而此时的城主府内,云剑晨也已经引领着一群女人,在开始拜堂成婚。

上官千雪的地位,永不会改变。

即便同时举行婚礼的女子,足有三十余人,却以上官千雪与云剑晨为主。

彰显的也是她为众女子之首的事实。

现在,最高兴的莫过于云大海夫妇。

老两口的脸上,都已经乐开了花。

随着婚礼的结束,准备大盛宾客之时,道道人影,凭空出现在城主府上空。

此前参与婚礼的,无不是天星界各方巨能。

如果是在寻常时日,他们每个人的到来,都能引起轰动。

但因参加的是云剑晨的婚礼,其身份相形见拙,自是不会引起丝毫反响。

可是……

随着数千人的凭空而现,却震撼到了无数的目睹者。

只因前来的,无不是九天之上的星宿至尊。

这样的存在,对于天星界修练者来说,无不是终生奋斗的目标。

外加云剑晨于九天的事情,并没有传扬,现在有如此众多的星宿至尊齐至,自是会让人震撼至极。

就在数千至尊现身时,云剑晨也已经冲天而起。

当他出现在数千至尊的面前,除一人之外,更是齐齐向云剑晨行礼道贺,令目睹此幕的众人,心脏都快要受不了啦!

会出现如此画面,实则还是因为云剑晨在九天的壮举,外人根本就无从得知。

而眼前的这数千至尊,乃十余亿年前,正邪大战中因难以覆灭,而被囚禁于黑洞深渊的存在。

他们无不被云剑晨救出。

他们会以云剑晨为尊,自是正常。

“晨儿,若没有你,诛天盟阴谋,必然得逞,各大位面,都要陷于暗无天日的滔天浩劫中,我等也依旧会被囚禁于黑洞深渊。现在我等前来,为你新婚之喜道贺,你就不需要多礼了。”

就在云剑晨向众至尊还礼时,唯一未向他道贺之人,凝聚实力,沉声说出了这番话。

更是令闻之者震撼至极。

却无一人怀疑他的话。

此时的云剑晨,也很无语。

这并非他想低调,实力不允许的事实,而是这位紫云族始祖,故意为之。

即是不想让他的泼天大功被湮没,也是要令紫云族影响力,变得更不凡。

最让云剑晨无语的还是,洞悉了始祖云自在的用意,还不能表明他身份。

否则,还真有自吹自擂之嫌。

搞得云剑晨也有些哭笑不得。

到了今时今日,恐怕也只有始祖,才敢不理会他的意志,想不让他低调,就敢让他不低调吧!

“晨儿,我等心意已到,就此告辞,回到九天,再与我等论道!”

云自在的分寸把握得很好。

沉语声落,便说出这番话。

旋即,数千现身的星宿至尊,便齐齐凭空消失,又回到了九天之上。

却令众人,有了更大改观。

不仅对云剑晨更加的尊崇,也变得愈发的激奋。

毕竟,云自在极有分寸的言语,终于让他们意识到,云剑晨给他们,带来了多大的福泽,也令他们知道,他在九天的地位到底有多高。

而他们,现在却跟如此绝世的人物,同处一个城池中。

甚至还有很多人,有幸参加他的婚礼。

这是多大的荣耀啊!

都足够他们,以此吹嘘一生一世。

甚至都能让子子孙孙,为此吹嘘,成为经久不息的美谈。

随着数千星宿至尊的离去,云剑晨飞落婚礼现场。

带着自己的一群妻子,开始向来宾谢礼。

……

旷古未有的婚礼结束后,云剑晨带着数万人,浩浩荡荡的回归九天。

但他跟其他星宿不同,身居九天,于各大位面,却不时流传出他的传说。

无不是出手,覆灭一些十恶不赦的人或势力。

似乎,时刻都在关注着众生,也如同悬在无数人头顶的一把裁决神剑,只要敢为恶,随时都得担心,这把裁决神剑,会突然斩向他们。(本书完)

喜欢我的冰山女总裁请大家收藏:()我的冰山女总裁新更新速度最快。